梦觉城笳

本命楼诚!鼠猫白月光!不撕逼!和谐萌cp!

她是风和月 摇曳生姿 那一袭华彩
留一色身影 风华绝代

阿诚哥的副业😂

苏联版福尔摩斯扮演者瓦西里·利瓦诺夫为已故华生医生扮演者维塔利·索洛明撰写的回忆性散文《维塔沙》

😭

木树森林:

原文出自俄语新闻网站2010年的一篇报道https://www.fontanka.ru/2010/07/19/154/,说为了庆祝著名演员瓦西里·利瓦诺夫75岁生日,圣彼得堡出版社将出版他的两卷文集。除了已经公开发表过的内容外,文集内还包括一篇此前从未发表,写给已故挚友维塔利·索洛明的回忆性散文。随后附的就是这篇散文的节选。我译的就是这个节选内容。首相声明一下我没有翻译授权,我想这个大家都能理解吧。另外我不懂俄语,是通过机译俄译英(谷歌翻译,俄译英比俄译中质量高)然后再转译的中文。不能保证精确,但我尽力了。


 


《维塔沙(节选)》 


——苏联版福尔摩斯扮演者瓦西里·利瓦诺夫为已故华生医生扮演者维塔利·索洛明撰写的回忆性散文


******


一些人死后他的言行也随之消逝,但我最挚爱的密友维塔利·索洛明,已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我的良心,有关他的一切唯有我离世时才会随我而去。


 
我叫他维塔沙,因为他妻子这么叫他。成为好友后,在访谈中他也经常谈到我,我们的友谊——那些报纸、杂志、录像带我都有收藏——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试镜时我们初遇,在接触过程中我们成为真正的朋友。瓦夏非常有品味,我也相信他的眼光。你很少遇到一个能准确评价你作品的人,任何观众都能说出‘喜欢’或‘不喜欢’,但没有几个人能准确说出他们为什么如此。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而瓦夏博学多才,我可以就很多方面征询他的意见。在我印象中,他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 


我们认识的第一天,我给了维塔沙一本《青年》杂志,上面有一篇我写的《我最爱的小丑》【《我最爱的小丑》在线阅读https://booksonline.com.ua/view.php?book=61417】。他很快就将他的演员册回赠给我,并附了他的赠言:“亲爱的瓦夏!很高兴认识你。最重要的是,从你的故事中我了解到了你。你忠实的维塔利,1979年7月17日。” 


当《福尔摩斯与华生医生》紧张拍摄之际,维塔沙给了我一个意想不到的提议:将这个他所喜欢的故事改编成舞台剧。“我会出演哦,扮演你的主角,”他保证道。这真的实现了:我写了一个剧本,他饰演了剧中的小丑。对于这次共同合作,在一次电视采访中他谈到:“整场演出都非常瓦夏。瓦夏可是个童心未泯的人,虽说性格坚韧,但也有不同的一面。”【这部戏上演时据说非常火爆,提前一个月才能订到票。另外,小花说瓦夏“童心未泯”也不是泛泛之言,瓦夏出版过童话故事集,执导过动画片,为大量优秀的动画片配过音。】



我特别喜欢逗维塔沙开心。 


他总是先憋着笑,然后一下子就憋不住了。他的笑总能感染我,就像人们说的那样发自肺腑,笑出眼泪。 


《我最爱的小丑》首演后,我给他打电话: 


“你家里有大椅子吗?” 


“有啊,”维塔沙说。“怎么了?” 


“你搬一把到小剧院去。我要用。”【莫斯科剧院分大剧院和小剧院。大剧院演芭蕾舞和歌剧,小剧院演话剧。小花是小剧院的演员。】 


“……干嘛?” 


“我要坐在Александром Николаевичем Островским旁边。”【俄罗斯著名剧作家,莫斯科小剧院外立有他坐在一把椅子上的铜像。】 


可惜当时我们通的是电话,我没法亲眼看到他笑。在《维塔利·索洛明》这本书中【小花去世后出版的纪念性书籍】,他小女儿也说:“瓦夏叔叔总能让我爸笑,即使他心情不好,但只要瓦夏叔叔一个电话打来——就能听到我爸在笑了。”



我们的家人也是朋友,我的妻子莱娜和他的妻子玛莎【小花的媳妇也叫玛丽】。孩子们,我的大儿子和他的大女儿。1984年,我们还同时迎来了第二个孩子,仅仅相隔两周,我的小儿子和他的小女儿。熟悉的不熟悉的都一脸认真地问我们: 


“你们合谋了吧。” 


我们就一起恶搞,装出神秘脸,目视远方,微笑……回答说:“不错!” 


虽然“合谋”一说挺蠢的,当真就更蠢了,但它却让我们受宠若惊。 


他曾给我一盘录像带,是关于他在采访中提到的我们家的话,没能播出被电视台剪掉的那一部分:“来到瓦夏的乡间别墅——莱娜,瓦夏的妻子,最有才华的艺术家【瓦夏的媳妇是搞动画的】……她什么菜都会做,美味又丰盛……一切都安安静静的。有一次我们围坐在桌旁,整整5个小时除了大笑外我一个字都没说。瓦夏知道各种各样的事——这真是上帝的礼物——你可以听个没完。你到那儿,发现瓦夏正在应某人要求编个有趣的故事,他看着对方,即刻一个完整的故事就有了……在那儿什么都可以谈……这不是瞎编,在他家里你可以坐上一整天。”



在《福尔摩斯与华生医生(1979-1986)》拍摄结束后,我们着手组建“侦探”剧院。这个想法源自我的老友,作家Юлиану Семенову,他从克里米亚打来电话:“你不干以后就没机会了!我会帮你!”维塔沙也喜欢这个想法,对方从克里米亚赶来,他们也结识了。 


从此我开始奔走于各部门:苏共zhong yang委员会,内务部,文化部……联络有经验的朋友,和guan僚体系作斗争……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总之,1988年莫斯科实验剧院“侦探”成立! 


当然,维塔沙他得演。一部侦探剧,法国作家Робера Тома的《陷阱》【小花在剧中扮演“伤心的侦探”】。剧本经常随演出而变化,我们的剧院是前苏联第一家企业化管理的剧院,因此被称之为“实验性的”。我们进行各种尝试,演出很精彩,剧场座无虚席,观众的掌声也不喧哗。不过我并没有和维塔沙同台过,只是从事导演工作【瓦夏担任了剧院的艺术总监】。自然,大家想重返旧时光,上演柯南·道尔的作品,甚至从列宁格勒制片厂买来了福尔摩斯和华生的服装。虽然最终没能实现,但戏服还是帮我们赚了些钱【1987年小花离开小剧院帮瓦夏组建“侦探”剧院,1989年重返小剧院】。由于我们塑造的福尔摩斯形象深入人心,我们还一起接拍了Вико的广告,就是卖“奔驰”的那个。我们赋予了广告创意性内容,而不仅仅是向观众推销。他们先后拍了6条都非常棒,后来要不是公司倒闭,老板跑到国外去,他们还会拍更多。【这指的是90年代初两人合拍的汽车广告,“公司关门,老板跑路”指的是1992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经济的大萧条。另外补充一点:1994年瓦夏主演了小花编剧并执导的第一部电影,这也是小花生前执导的唯一一部电影《狩猎 Охота (1994)》。】 



1992年我们的“侦探”剧院也被摧毁了【这段不译了,讲的是苏联解体天下大乱,剧院的房子被占,被迫解散的事】。这就是剧院的命运,不过我们仍然成功创作了一部剧,与著名的艺术家一起在全国15个城市巡演。我写这些,是因为这是我和维塔沙合作的又一个里程碑,我们友谊的又一个明证。我们在第一次试镜时初遇,不知什么原因,此前我从未看过他的电影,只在电视上看过他演的《Не всё коту Масленица》【这是部喜剧,又唱又跳的那种】。他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尤其是可塑性上。他跳得有如神助,这是一件特别的礼物,没准他能成为一名出色的芭蕾舞演员。主对他非常慷慨,给他的职业赐予了天赋……而他没有擅用这种天赋,仅是完善了它,这非常重要。【这里必须吐槽一下瓦夏:既然小花演的电影你之前都没看过——70年代小花其实挺红的,主演的《西伯利亚之歌》在1979年他们相遇当年更是获得了戛纳评审团大奖——小花怎么说最初喜欢上你愿意跟你交朋友,是因为你能准确评价他的作品呀?(瓦夏说:我当天晚上恶补的不行吗?)这可真是命运的安排。】


我意识到既然由他来扮演华生,开拍之际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建立互动。我们要在生活中成为朋友,并将其展现在银幕上——友谊。否则表演岂不沦为一门简单的手艺。事实证明,我们有很多共同之处。特别是在艺术理念上,认同什么,反感什么。这是我们关系的基础,对维塔利来讲尤其如此,他可是个挑剔、择友严格的人。我们开始互相了解,珍重对方。对我来说,我们友谊的高度是在拍摄的旅途中形成的:七年间,我们共同辗转于莫斯科和圣彼得堡,通常还在一个车厢里。我注意到我们相处时非常安静。不过真的没必要一直担心。这种安静的氛围非常友好,和谐,给繁忙的工作和生活带来慰藉。【小花是个内向、沉默寡言的人,和媳妇在一起都有几个星期不说话的时候。】



维塔沙总是排斥不公正,待人接物也不够圆滑,许多人因此认为他不合群。其实他并不是有意和某些人保持距离,对于业已发生的人和事,出于不言自明的原因我也想回避。可这些就被人认为是“傲慢”,但我知道那不是真的。要想进入他的世界,就必须和他有许多共同点。真正地爱艺术,理解艺术——那些他一直在思考,与其职业素养相符的内容。成功当然重要,但我认为与外在的成功相比他更看重内在的自我评价。不欺诈,不逢迎,忠实于艺术本身。他对自己要求相当严格,时间表排得满满的。电影、排戏同时进行,还要兼顾教学。这给他的心脏带来沉重的负担……这是过劳。去世前他的工作异常繁重。我不知道,也许他有预感——要快,争分夺秒,追求完美,在艺术上追求极限。《克列钦斯基的婚事》是表演与艺术的完美结合,他自导自演掌控了整个演出。那是属于他的谢幕,最后一次扮演克列钦斯基,他的最后一个角色。【2002年4月23日小剧院上演《克列钦斯基的婚事》时,维塔利·索洛明于舞台中风,5月27日去世,享年60岁。】 


我观看了他的所有演出,他邀请我去彩排现场并加入他的彩排,陪他一起考核VGIK【莫斯科电影学院的入学考试】。他听取我的意见,他信任我,把我当成护身符般的存在。“我和你一起做过的一切都成功了,”他说。无论大事小情,他都向我咨询。我们一起和心爱的妻子随小剧院到意大利旅行,躺在没有窗户的船舱里坐船回家。在一片黑暗、上下铺四个床位的封闭环境中,没有真正的友好是无法和睦相处的。以此检查太空舱内宇航员间的心理兼容性没准能行。人们说,理想中的友谊是不存在的。但它就存在于我身边。完美。



1986年,写真集《苏联电影演员——维塔利·索洛明》准备出版,维塔沙请我为这本集子配文。我写道:“身为小剧院的主演,经常被邀请出演电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但维塔利·索洛明竟然收到……雕塑家的邀约。没错,雕塑家会要求其摆好姿势绘制肖像。难道要以此塑造演员在生活中的形象或扮演过的角色吗?不,一点都不。雕塑家正在为纪念卫国战争胜利而雕塑一座巨大的纪念碑。纪念碑的中心人物是俄罗斯士兵,不是在舞台上、银幕上,而是在青铜上,由演员和雕塑家一起来创作士兵的形象。令人惊奇,不是吗?但对那些熟悉和喜爱维塔利·索洛明作品的人来说,对这样的邀请或许并不会感到惊讶。” 


“人们说,外表是会骗人的,演员的外表更是如此……但维塔利·索洛明的外表却如此真诚,让人立刻倾向于信任他。因为他的外表恰好反应了他的本质和他所饰演的正面角色的特点——可靠性。这种迷人的特质,体现在一名男演员身上,可能会首先引起“女性电影”导演的关注,随后是评论界【小花早年的成名作《女人们》、《姐姐》都是女性占主导的电影】。这种可靠性源自何处?我想,心怀希望实现希望,首当其冲。英雄维塔利·索洛明,如此不同,而被赋予女性之名的“希望”更承载着永恒与光明【“索洛明”有“希望”之意,而“希望”一词又属于俄语中的阴性词(?)】。这位艺术家从不重复自己,他塑造的人物、揭示的性格丰富多样,更以此帮助导演展现才华……在远离演出、排练以及家中琐事一段时间后,身处雕塑工作室的艺术家开始变得担心,站了起来……一顶老兵帽,柔软发白的头发,翘鼻子,阔鼻孔,总是意想不到的、狡黠迷人的微笑,异常专注、略带忧郁的眼睛。”【站在审美的角度以画家的眼光为基友的写真集配文(瓦夏早年学的美术专业),瓦夏或许是第一人。】



我60岁生日那天,朋友在我别墅拍摄的录像带保存了下来。片中维塔沙向我祝酒:“你是如此果断彻底地闯进我的生活!随后我发现,多年来这个人,是我无论在表演还是在日常生活中都可以信赖的……更何况,你比谁都爱夸我(笑)……我爱你的家人!祝你长寿!因为我真的需要你!”


我也真的需要你,维塔沙。永远。即使你不在我身边。




附:【(前苏联版)福尔摩斯与华生医生】相关资料https://www.mtslash.net/thread-230839-1-1.html

我爱苏版!我爱两位剧里剧外从生到死的情意!

可惜没啥粮了😭

苏联版福尔摩斯扮演者瓦西里·利瓦诺夫为已故华生医生扮演者维塔利·索洛明撰写的回忆性散文《维塔沙》

我爱他们

木树森林:

原文出自俄语新闻网站2010年的一篇报道https://www.fontanka.ru/2010/07/19/154/,说为了庆祝著名演员瓦西里·利瓦诺夫75岁生日,圣彼得堡出版社将出版他的两卷文集。除了已经公开发表过的内容外,文集内还包括一篇此前从未发表,写给已故挚友维塔利·索洛明的回忆性散文。随后附的就是这篇散文的节选。我译的就是这个节选内容。首相声明一下我没有翻译授权,我想这个大家都能理解吧。另外我不懂俄语,是通过机译俄译英(谷歌翻译,俄译英比俄译中质量高)然后再转译的中文。不能保证精确,但我尽力了。


 


《维塔沙(节选)》 


——苏联版福尔摩斯扮演者瓦西里·利瓦诺夫为已故华生医生扮演者维塔利·索洛明撰写的回忆性散文


******


一些人死后他的言行也随之消逝,但我最挚爱的密友维塔利·索洛明,已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我的良心,有关他的一切唯有我离世时才会随我而去。


 
我叫他维塔沙,因为他妻子这么叫他。成为好友后,在访谈中他也经常谈到我,我们的友谊——那些报纸、杂志、录像带我都有收藏——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试镜时我们初遇,在接触过程中我们成为真正的朋友。瓦夏非常有品味,我也相信他的眼光。你很少遇到一个能准确评价你作品的人,任何观众都能说出‘喜欢’或‘不喜欢’,但没有几个人能准确说出他们为什么如此。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而瓦夏博学多才,我可以就很多方面征询他的意见。在我印象中,他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 


我们认识的第一天,我给了维塔沙一本《青年》杂志,上面有一篇我写的《我最爱的小丑》【《我最爱的小丑》在线阅读https://booksonline.com.ua/view.php?book=61417】。他很快就将他的演员册回赠给我,并附了他的赠言:“亲爱的瓦夏!很高兴认识你。最重要的是,从你的故事中我了解到了你。你忠实的维塔利,1979年7月17日。” 


当《福尔摩斯与华生医生》紧张拍摄之际,维塔沙给了我一个意想不到的提议:将这个他所喜欢的故事改编成舞台剧。“我会出演哦,扮演你的主角,”他保证道。这真的实现了:我写了一个剧本,他饰演了剧中的小丑。对于这次共同合作,在一次电视采访中他谈到:“整场演出都非常瓦夏。瓦夏可是个童心未泯的人,虽说性格坚韧,但也有不同的一面。”【这部戏上演时据说非常火爆,提前一个月才能订到票。另外,小花说瓦夏“童心未泯”也不是泛泛之言,瓦夏出版过童话故事集,执导过动画片,为大量优秀的动画片配过音。】



我特别喜欢逗维塔沙开心。 


他总是先憋着笑,然后一下子就憋不住了。他的笑总能感染我,就像人们说的那样发自肺腑,笑出眼泪。 


《我最爱的小丑》首演后,我给他打电话: 


“你家里有大椅子吗?” 


“有啊,”维塔沙说。“怎么了?” 


“你搬一把到小剧院去。我要用。”【莫斯科剧院分大剧院和小剧院。大剧院演芭蕾舞和歌剧,小剧院演话剧。小花是小剧院的演员。】 


“……干嘛?” 


“我要坐在Александром Николаевичем Островским旁边。”【俄罗斯著名剧作家,莫斯科小剧院外立有他坐在一把椅子上的铜像。】 


可惜当时我们通的是电话,我没法亲眼看到他笑。在《维塔利·索洛明》这本书中【小花去世后出版的纪念性书籍】,他小女儿也说:“瓦夏叔叔总能让我爸笑,即使他心情不好,但只要瓦夏叔叔一个电话打来——就能听到我爸在笑了。”



我们的家人也是朋友,我的妻子莱娜和他的妻子玛莎【小花的媳妇也叫玛丽】。孩子们,我的大儿子和他的大女儿。1984年,我们还同时迎来了第二个孩子,仅仅相隔两周,我的小儿子和他的小女儿。熟悉的不熟悉的都一脸认真地问我们: 


“你们合谋了吧。” 


我们就一起恶搞,装出神秘脸,目视远方,微笑……回答说:“不错!” 


虽然“合谋”一说挺蠢的,当真就更蠢了,但它却让我们受宠若惊。 


他曾给我一盘录像带,是关于他在采访中提到的我们家的话,没能播出被电视台剪掉的那一部分:“来到瓦夏的乡间别墅——莱娜,瓦夏的妻子,最有才华的艺术家【瓦夏的媳妇是搞动画的】……她什么菜都会做,美味又丰盛……一切都安安静静的。有一次我们围坐在桌旁,整整5个小时除了大笑外我一个字都没说。瓦夏知道各种各样的事——这真是上帝的礼物——你可以听个没完。你到那儿,发现瓦夏正在应某人要求编个有趣的故事,他看着对方,即刻一个完整的故事就有了……在那儿什么都可以谈……这不是瞎编,在他家里你可以坐上一整天。”



在《福尔摩斯与华生医生(1979-1986)》拍摄结束后,我们着手组建“侦探”剧院。这个想法源自我的老友,作家Юлиану Семенову,他从克里米亚打来电话:“你不干以后就没机会了!我会帮你!”维塔沙也喜欢这个想法,对方从克里米亚赶来,他们也结识了。 


从此我开始奔走于各部门:苏共zhong yang委员会,内务部,文化部……联络有经验的朋友,和guan僚体系作斗争……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总之,1988年莫斯科实验剧院“侦探”成立! 


当然,维塔沙他得演。一部侦探剧,法国作家Робера Тома的《陷阱》【小花在剧中扮演“伤心的侦探”】。剧本经常随演出而变化,我们的剧院是前苏联第一家企业化管理的剧院,因此被称之为“实验性的”。我们进行各种尝试,演出很精彩,剧场座无虚席,观众的掌声也不喧哗。不过我并没有和维塔沙同台过,只是从事导演工作【瓦夏担任了剧院的艺术总监】。自然,大家想重返旧时光,上演柯南·道尔的作品,甚至从列宁格勒制片厂买来了福尔摩斯和华生的服装。虽然最终没能实现,但戏服还是帮我们赚了些钱【1987年小花离开小剧院帮瓦夏组建“侦探”剧院,1989年重返小剧院】。由于我们塑造的福尔摩斯形象深入人心,我们还一起接拍了Вико的广告,就是卖“奔驰”的那个。我们赋予了广告创意性内容,而不仅仅是向观众推销。他们先后拍了6条都非常棒,后来要不是公司倒闭,老板跑到国外去,他们还会拍更多。【这指的是90年代初两人合拍的汽车广告,“公司关门,老板跑路”指的是1992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经济的大萧条。另外补充一点:1994年瓦夏主演了小花编剧并执导的第一部电影,这也是小花生前执导的唯一一部电影《狩猎 Охота (1994)》。】 



1992年我们的“侦探”剧院也被摧毁了【这段不译了,讲的是苏联解体天下大乱,剧院的房子被占,被迫解散的事】。这就是剧院的命运,不过我们仍然成功创作了一部剧,与著名的艺术家一起在全国15个城市巡演。我写这些,是因为这是我和维塔沙合作的又一个里程碑,我们友谊的又一个明证。我们在第一次试镜时初遇,不知什么原因,此前我从未看过他的电影,只在电视上看过他演的《Не всё коту Масленица》【这是部喜剧,又唱又跳的那种】。他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尤其是可塑性上。他跳得有如神助,这是一件特别的礼物,没准他能成为一名出色的芭蕾舞演员。主对他非常慷慨,给他的职业赐予了天赋……而他没有擅用这种天赋,仅是完善了它,这非常重要。【这里必须吐槽一下瓦夏:既然小花演的电影你之前都没看过——70年代小花其实挺红的,主演的《西伯利亚之歌》在1979年他们相遇当年更是获得了戛纳评审团大奖——小花怎么说最初喜欢上你愿意跟你交朋友,是因为你能准确评价他的作品呀?(瓦夏说:我当天晚上恶补的不行吗?)这可真是命运的安排。】


我意识到既然由他来扮演华生,开拍之际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建立互动。我们要在生活中成为朋友,并将其展现在银幕上——友谊。否则表演岂不沦为一门简单的手艺。事实证明,我们有很多共同之处。特别是在艺术理念上,认同什么,反感什么。这是我们关系的基础,对维塔利来讲尤其如此,他可是个挑剔、择友严格的人。我们开始互相了解,珍重对方。对我来说,我们友谊的高度是在拍摄的旅途中形成的:七年间,我们共同辗转于莫斯科和圣彼得堡,通常还在一个车厢里。我注意到我们相处时非常安静。不过真的没必要一直担心。这种安静的氛围非常友好,和谐,给繁忙的工作和生活带来慰藉。【小花是个内向、沉默寡言的人,和媳妇在一起都有几个星期不说话的时候。】



维塔沙总是排斥不公正,待人接物也不够圆滑,许多人因此认为他不合群。其实他并不是有意和某些人保持距离,对于业已发生的人和事,出于不言自明的原因我也想回避。可这些就被人认为是“傲慢”,但我知道那不是真的。要想进入他的世界,就必须和他有许多共同点。真正地爱艺术,理解艺术——那些他一直在思考,与其职业素养相符的内容。成功当然重要,但我认为与外在的成功相比他更看重内在的自我评价。不欺诈,不逢迎,忠实于艺术本身。他对自己要求相当严格,时间表排得满满的。电影、排戏同时进行,还要兼顾教学。这给他的心脏带来沉重的负担……这是过劳。去世前他的工作异常繁重。我不知道,也许他有预感——要快,争分夺秒,追求完美,在艺术上追求极限。《克列钦斯基的婚事》是表演与艺术的完美结合,他自导自演掌控了整个演出。那是属于他的谢幕,最后一次扮演克列钦斯基,他的最后一个角色。【2002年4月23日小剧院上演《克列钦斯基的婚事》时,维塔利·索洛明于舞台中风,5月27日去世,享年60岁。】 


我观看了他的所有演出,他邀请我去彩排现场并加入他的彩排,陪他一起考核VGIK【莫斯科电影学院的入学考试】。他听取我的意见,他信任我,把我当成护身符般的存在。“我和你一起做过的一切都成功了,”他说。无论大事小情,他都向我咨询。我们一起和心爱的妻子随小剧院到意大利旅行,躺在没有窗户的船舱里坐船回家。在一片黑暗、上下铺四个床位的封闭环境中,没有真正的友好是无法和睦相处的。以此检查太空舱内宇航员间的心理兼容性没准能行。人们说,理想中的友谊是不存在的。但它就存在于我身边。完美。



1986年,写真集《苏联电影演员——维塔利·索洛明》准备出版,维塔沙请我为这本集子配文。我写道:“身为小剧院的主演,经常被邀请出演电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但维塔利·索洛明竟然收到……雕塑家的邀约。没错,雕塑家会要求其摆好姿势绘制肖像。难道要以此塑造演员在生活中的形象或扮演过的角色吗?不,一点都不。雕塑家正在为纪念卫国战争胜利而雕塑一座巨大的纪念碑。纪念碑的中心人物是俄罗斯士兵,不是在舞台上、银幕上,而是在青铜上,由演员和雕塑家一起来创作士兵的形象。令人惊奇,不是吗?但对那些熟悉和喜爱维塔利·索洛明作品的人来说,对这样的邀请或许并不会感到惊讶。” 


“人们说,外表是会骗人的,演员的外表更是如此……但维塔利·索洛明的外表却如此真诚,让人立刻倾向于信任他。因为他的外表恰好反应了他的本质和他所饰演的正面角色的特点——可靠性。这种迷人的特质,体现在一名男演员身上,可能会首先引起“女性电影”导演的关注,随后是评论界【小花早年的成名作《女人们》、《姐姐》都是女性占主导的电影】。这种可靠性源自何处?我想,心怀希望实现希望,首当其冲。英雄维塔利·索洛明,如此不同,而被赋予女性之名的“希望”更承载着永恒与光明【“索洛明”有“希望”之意,而“希望”一词又属于俄语中的阴性词(?)】。这位艺术家从不重复自己,他塑造的人物、揭示的性格丰富多样,更以此帮助导演展现才华……在远离演出、排练以及家中琐事一段时间后,身处雕塑工作室的艺术家开始变得担心,站了起来……一顶老兵帽,柔软发白的头发,翘鼻子,阔鼻孔,总是意想不到的、狡黠迷人的微笑,异常专注、略带忧郁的眼睛。”【站在审美的角度以画家的眼光为基友的写真集配文(瓦夏早年学的美术专业),瓦夏或许是第一人。】



我60岁生日那天,朋友在我别墅拍摄的录像带保存了下来。片中维塔沙向我祝酒:“你是如此果断彻底地闯进我的生活!随后我发现,多年来这个人,是我无论在表演还是在日常生活中都可以信赖的……更何况,你比谁都爱夸我(笑)……我爱你的家人!祝你长寿!因为我真的需要你!”


我也真的需要你,维塔沙。永远。即使你不在我身边。




附:【(前苏联版)福尔摩斯与华生医生】相关资料https://www.mtslash.net/thread-230839-1-1.html

【何鸥】星河漫步

陆何:







* 是隐婚文学








我漫步整个星河,降落在尽头你怀中。








01.星云




何炅从来没有在朋友面前刻意隐瞒过他已婚的事实,当然也没有到大肆宣扬的程度。最多也就是在有人好奇问起的时候,淡淡的说上一句我确实结婚了啊。




当然正常人没事儿谁也不好奇这个,撒贝宁自然是不在此列。




何炅在《明星大侦探》上算是和撒贝宁熟起来时他正处在甜甜恋爱中,大事将近,离了镜头后整个人都冒着粉红色泡泡,经常有意识无意识的狂撒狗粮,当时还钉着注孤生标签儿的白敬亭受不了这委屈,经常是他开个头就掉头就走,两个女孩子面前撒贝宁也不太好意思这么撒狗粮,所以,他的听众常常是何炅――在后台也抱着咖啡杯,带着不温不火的笑容的何炅,是最适合的观众。




有一次他就顺口说了一句,“很快我就要体会到你体会不到的已婚人士的快乐了,想想就有点儿小激动呢。”




何炅抱着咖啡杯正喝的欢,他一向工作忙碌,咖啡几乎成了必需品,用以保持清醒,偶尔还能当暖手宝用,一举两得,这会儿喝了一小口咖啡之后放下杯子,眯起眼睛笑着看向撒贝宁,“谁告诉你我体会不到的?”




撒贝宁口干舌燥的喝水,一口就喷在了何炅帅气的脸上,然后边结巴的说着“你你你你你……”之后一蹦三尺远,纯粹是吓的。




路过的王鸥笑成了一朵花儿,赶紧走上前来从自己口袋里掏出随身携带的纸巾给何炅擦脸,何炅一时愣在原地没反应过来,手里的咖啡杯被王鸥顺势接过去然后搞他抬头擦脖子上的水,何炅边乖乖的仰头让她擦,边语气不明的说了句,“还笑,这怪谁啊?”




撒贝宁这会儿也缓过劲儿来了,走上前来先道歉,“怪我怪我怪我,我确实是不清楚嘛,一时震惊。”道完歉骨子里的好奇因子开始发挥作用了,语气里带着一丝探究的问,“何老师,这不是你也从来都没说过。您这什么时候结的婚啊?”中二少年思路广,瞬间拓宽了一个新思路,“是还在进行时对吧?”




这话一问出来王鸥的笑声似乎都停了一停。




“你也没问过啊。我可不是你,有想要到处说出来的爱好。”这话说的呛,把撒贝宁的下半句话一下子就给噎在了嗓子里,很好,这很何炅。看来答案不用问了,一定是正在进行时的婚姻没错了,撒贝宁在心里暗暗想。




何炅呛完了撒贝宁,看着他吃瘪的表情心情大好,酝酿了一下开始回答他的问题,“我结婚自然是冲着一辈子去的,从开始的那一刻对我来说余生就都永远都是进行时。”终于也能轮到我反着发狗粮了,何炅心里还有点儿小兴奋,控制不住自己又多说了几句,“撒老师你也不像是会相信网上传言的人啊,至于这么惊讶吗?这不像你啊。”




“当然惊讶啊,正是因为从来没相信过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传言所以才一直默认你是未婚啊。”撒贝宁说。“正常人骤然听到这样的消息都要惊讶的好吗?这才是正常反应。等等……”




撒贝宁语气一顿,目光从何炅身上挪到刚刚给何炅擦完被他喷在脸上的水以后就一脸看热闹的样子抱着胳膊无声无息的站在何炅身边的王鸥。撒贝宁自认一起录了几期节目,对王鸥这个人还是有着一定了解的,大概因为她是演员,所以她的惊讶反应有些时候是有些过度的,可这会儿她站在这儿,和他一同闻听了何炅已婚这个一旦放出去能震撼整个娱乐圈的消息,表情却纹丝未动。




顺便一提她是演员这件事还是后来撒贝宁请教的何炅,某主持人当时一脸惊讶的说《伪装者》你都没看过吗?赶紧去看超级超级好看的,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卖安利的粉丝。让撒贝宁觉得他有点儿人设崩塌。




“王鸥你一点儿都不惊讶的吗?”撒贝宁发出了疑问。




王鸥依旧抱着胳膊,脸上的表情看起来似笑非笑的,与何炅对视一眼之后这才回复他,“何老师结婚这件事我早就知道啊!”整个一个理所应当的语气,仿佛在说“人被杀,就会死”一样的肯定。




撒贝宁知道王鸥在这个节目里与何炅关系最好,常常在拍摄间隙两个人会讨论案情讨论的不亦乐乎,然后非常有默契的笑成一团让人觉得插入不进去,撒贝宁觉得也就是何炅不想,他要是和王鸥组个cp的话绝对比所谓的官推撒鸥有看点。




可他从来也不知道两个人的关系是好成这个样子。




“你不要一副理所应当的语气好吗?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应该知道的东西好吗,一起上这个节目,包括我,小白,鬼鬼,我敢打赌没有一个知道这件事的。”撒贝宁说。




何炅看了一眼王鸥,“我和小鸥本来关系就好,平时聊天也聊的多,我的事儿她都知道。”




“……都知道。那你们的聊天范围挺广的。”




这又是一件奇怪的地方,明明录制先导片第一次见面时何炅坐在自己身边,也和自己一样激动的心颤抖的手,甚至他还更是第一个跳起来拍着手喊王鸥王鸥,可是第一次录制结束时撒贝宁就目睹了他非常熟稔的唤她小鸥。




“小鸥。”何炅转头看向王鸥,又叫了那么一声,撒贝宁余光瞥见王鸥满脸无奈的点点头。




于是何炅就笑起来,脸上的皱纹都看起来生动雀跃了几分,他伸出手自然而然的揽住了王鸥的肩膀,以撒贝宁和他同身高的判断这个揽肩其实并不是那么舒服的姿势,可他自然的像是做过无数遍这个动作一样。




王鸥代替他笑着回答了撒贝宁的问题,“告诉撒老师也没关系的。我知道何老师结婚的原因是我就是那个神秘的他的结婚对象。”




何炅忍不住吐槽一句,“哪有自己说自己是神秘的?”却也还是笑着将她搂的更紧,“那我正式介绍一下,王鸥,我的爱人。”




撒贝宁表情已空白。








02.黑洞




何炅与王鸥在很早之前就已经结婚了,至于他们如何相遇如何相爱到如何决定相伴一生并不是个什么有趣的故事,不太值得拿出来说,单说不公开这件事是王鸥的主意,何炅也没有强烈反对,因为他对这件事是无可无不可,他的态度是如果她想那就公开,如果她不想,那就不公开。




反正他们两个人都是成熟的成年人了,虽然偶尔会在对方面前将年龄去掉后一位变成三四岁的小宝宝,可是在这件事儿上他们一向看的透彻,那就是公开与否并不会影响他们的关系,除了他们自己,不会有任何事影响他们的关系。




王鸥窝在何炅怀里,像个八爪鱼一样整个人都扒在他身上,她的嘴唇凑到他耳边,吹出的气搞的他有些痒,“我暂时不想公开。”她说,声音听上去软软糯糯黏黏糊糊的,“你太有名了啊。”说着这样的话,可她的语气听上去还是轻松愉快的,并不是什么嫉妒一类的情绪,何炅辨人情绪一向分明。




“我想做别人口中的演员王鸥啊,而不是说起来第一个想到何老师的妻子。何老师知道我的意思吧?”她微微撑起身子来,头一歪在何炅嘴角上落下一个吻。




“我知道的,没关系。”何炅抱着她的胳膊紧了一紧,手掌在她背上上下摩挲,力道恰好到让她无意识的发出舒爽的闷哼声,何炅满意的眯着眼睛笑起来。




“我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如果何炅那时候知道后来会发生什么,他一定不会那么草率的就顺了她的意思不公开。




何炅那天其实很忙,忙到没有时间怎么看手机,事情也是很后面的时间才知道的,他忙完了让人帮忙拿手机打算放松一下时敏锐的注意到了身边的人一言难尽的表情。他的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是我家里出事了……?”他试探性的发问,那个人摇头,递手机的动作微微顿住,又点了点头。




何炅愣了片刻,想着自己拿到手机才能看到的,与自己息息相关的那些事,试探性的把其中最有可能的问出来,“是小鸥的事吗……”




那个人匆匆忙忙的点点头,把手机往他手里一塞,语气听上去很慌,“何老师你可千万别生气啊。”然后就像还有什么活儿要等着他做一样脚步匆匆的就走了。




能有什么事呢?何炅解锁手机屏幕的时候还在想着,王鸥呢也就是个还不算火的小演员,平时也是一心琢磨着自己的演技,在剧组也就是个谁都不得罪的性子,好好的拍戏能出什么大事儿呢?




他的手指微微一顿,随便一搜索王鸥的名字,相关的词条与内容都令他心惊,手指不自觉的抖了起来。




问题,还真就是因为她是个还不算火的小演员,所以,随随便便什么人什么事就可以让她牺牲掉了。




“回家去。”他当即拍板做了这个决定,归心似箭,想着自己都已经这么难过了,那个傻姑娘看到这样的言论,还不知道要难过成什么样子。




他只是稍微想象了一下她的难过,就悲伤的不能自抑,一向为人和善的主持人也失了平常心。只想着快一些,再快一些,赶到她身边。




他带着一身风尘进门,王鸥只是看上去没什么大问题,给他开门还撑起一抹笑来,可她通红的眼眶和凌乱的头发却逃不过何炅的眼睛,他拧着眉头看她,“小鸥,在我面前,可以不需要这些的。”




于是王鸥卸下所有伪装一头撞进他怀里,何炅勉强稳住身形,低下头看着怀里只露出头发的那颗脑袋,她的手指紧紧的揪着他的衣角,眼中源源不断涌出的眼泪打湿了他的衣服,可他毫不在意。只是将手掌落在她背上,轻轻的拍,低声的哄。




“小鸥,我在呢。”只有这么一句,也就够了。




那一天何炅皱着眉头坐在床上刷微博,一向温和的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老好人形象的他居然也爆了粗口。“他怎么就不考虑考虑你,万一你有婚姻呢,要不是你老公是我,你今天很可能就要遭受爱情事业的双重打击。他妈的他如果想知道答案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他,这些事儿我知道的最清楚了,那对儿早他妈离了。”




“我没办法。”王鸥说。“他们都在骂我。”




她是真的没有什么办法,是事业刚刚有一点起色就被人拿着大炮轰下来的程度,她也就是个小演员,真正出现在大众视野里也没那么几年,所谓的粉丝也并没有多少死忠,现在还能帮她说话的,要么是真粉丝,要么是在明侦上圈的一批团粉,那两家哪家她都得罪不起,就像茫茫大海里的一朵小浪花,无声无息。甚至王鸥怀疑比死忠粉她甚至比不过放出这个消息的胡说八道的那个人。




“都这个字就用的不是很准确。”何炅突然开口,然后他又拿起手机,将那些评论一条条看过去,然后把正面的,积极的一条条挑出来读给她听,这实在是一项费力的工作,因为同时还要压着火气去看到那些不想看到的说话难听的评论。




“小鸥。”何炅叫了她一声,“你看,如果你看到有一个人在骂你,那么与此同时就有九十九个人在爱你,你这样说,是不是对这些爱你的人不太公平呢?”




“哪有1比99这样的比例?”




“有的啊,你不相信你老公以一顶百吗?”




何炅与王鸥当然是有婚戒的,平日里出门就放在床头的柜子里,这会儿何炅下床翻出来,单膝跪在床边牵起她的手,“忘了吗,需要我将那时候的话再说一遍给你听吗?”




“我想听……”王鸥忽然落下泪来,声音也变得低了下去。




何炅毫不在意,他握着她的手,表情一如既往的深情而温柔。




他将自己当初求婚时说过的话几乎是一字不落的重复了一遍。








03.恒星




“这件事我计划了好久了,虽然这种时候大概应该说我爱你之类的,不过我还有别的话想说,从我们开始到现在一直怀抱着满心纠结的我的小朋友,由着我拼了命的撞南墙的性子在向你靠近的路上越挫越勇,我始终也还记得你曾经说会因为我的温柔心动,想要维持着这样的形象却不由自主的沦陷,可又害怕有一天我会停止向你而来攀登的脚步。




如你所愿,我到今天也没有停止脚步。




从第一天开始你问过很多类似的话,大概就是现在这样以后会变怎么办?我不知道要怎么告诉你才能让你相信我不会变,永远不会。就像现在,你大概可能会问,现在我给你带上戒指,万一以后不在一起了怎么办?是啊,怎么办呢,我也忍不住在想了。我知道我不会后悔,可我不想让你再哭着和我说你后悔了。我给出的是承诺不是戒指啊,如果有让你难过的事情,哪怕那件事是我自己。我也会尽量远离你的。……别看我现在这么说,要真有那么一天,大概还是会有食言的风险,南墙我还没撞够。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很爱你。




从真的发觉我喜欢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隐隐约约在想,我要一辈子都对这个女孩子好。想要让她一直一直这么开心下去。想要让她一直这样闪闪发光,一直做我的宝贝。




这一点我可能做的不够好,有时候我也会让你不开心让你难过甚至还惹哭你,不过以后我还会继续加油。




我想要一直在你身边这样喜欢着你,我很少做出这样牵涉到永远的决定,因为那听上去很不靠谱,可是我想要只要你需要,向前看向后看向左看向右看,就能看到我。




你还记得我们一起看过的那个问卷吗,那个问题我记得很清楚,如果明天世界末日宇宙崩塌,你会用剩下的时间做什么?




我的回答永远不变,如果明天世界末日宇宙崩塌,我一定会放下所有我手头正在做的事情不顾一切的赶到你身边,人总要有任性一下的机会,我会用剩下的二十四小时一千四百四十分钟来填补我们注定将辜负的未来所有的空白。




小鸥,如你所愿,如今我也并没有停止向你攀登的步伐,想要将喜欢你这件事做到从一而终。




你是我的梦,是我的灵魂,是我仰望的天空中永远放光的小恒星,是我永远不必考虑就选择的最优解。




我永远是爱你的,如果你还是没办法相信这句话,那我愿意在每一天都将它重复给你听,我爱你小鸥,嫁给我好吗?”




这是何炅求婚时说过的话,当时他突然从口袋中掏出戒指单膝跪下来,将这些话一字一句的说出来,王鸥从来也没见过有谁能在求婚的时候说这么长一串的,毕竟紧张时容易忘词,一般也就是最后那一句“嫁给我吧。”就足够了。




何炅的时长甚至让王鸥有些担心他的膝盖。




过程中她一直在不停的落泪,何炅也哭了,毕竟他一向是个小哭包,说着说着就不自觉的流眼泪,于是王鸥含泪又带笑的伸出手,何炅握住她的手起身,郑重其事的将那个闪亮的银环儿戴上她的手指。




“你哭了。”王鸥拥抱他,在他怀里说出了这个既定事实。




何炅又好气又好笑,拍了拍怀里的人,语调故意凶巴巴的对她说,“那你可不许说出去,我不要面子的吗?”逗的王鸥笑出声来。




王鸥知道何炅的记忆力一向是很好的,毕竟他是个专业能力过硬的主持人,有过多年的主持经验,经常出没于各种节目上应付各种意外状况,为了不出现卡壳的悲剧,长长的主持稿有时候都会在家里自己完完整整的顺一遍,王鸥没在拍戏的闲暇时光就会做他唯一的观众,顶着千百年如一日的一张小迷妹的脸,带着笑意看着这些场独家节目。




可是今天这件事似乎就不只是记忆力的问题了,何炅单膝跪在王鸥床边,将当初他向她求婚的长长的求婚誓言,不能说一字不差,但是也和王鸥记忆中的那段话没有差太多,这并不是一个需要背下来以备不时之需的他长长的主持稿,这不是他需要那么刻意的记住的东西,那就是永远存在于他心里的东西,此时此刻,他再次将他的心掏出来给她看,不带一丝防备的,赤诚的,爱着她的心。




王鸥像第一次一样伸出手来,被何炅稳稳的接住,将那枚大小正合适的指环第不知道多少次的戴在她手指上,再执起来轻轻一吻。




“忘记了吗小鸥,我永远是爱你的,记好了哦。”




“你好幼稚啊……”王鸥低声吐槽他,却把自己整个人送到了他怀里。




“小鸥啊,”何炅嘴角勾起一抹笑来,“太过分了吧,当初明明是你爱我这副样子爱的死去活来的,现在都变成老夫老妻了就变成幼稚了,过分了。”




幼稚的要命,也可爱的要命。




真好,真好,这么好这么可爱这样有温度的何炅是属于她的,可以拥抱可以触摸到可以爱他可以被爱。




她遇见的是世界上最好的爱情。




“好的呀好的呀,我也永远是爱你的。”王鸥回答。




“会好起来的,”何炅最后斩钉截铁的说,“我会一直陪着你等到这一天。”




“好哦,说好了就不许反悔啦。”王鸥这样说着,伸出手要去勾他的小拇指拉勾勾。




名为何炅的总觉得我是发光小星星的三岁小朋友,你到底知不知道在我这里你才更像是一颗小恒星啊。有永恒的温度和无尽的温柔,永远在我身边,永远会这样抱住我。




闪闪的,发着光。




发着光,照亮我。








04.行星




王鸥思来想去,这件事也没什么特别好的办法。很厉害很厉害脑子里有无数点子的何炅此时此刻也想不到什么特别好的方案,两人都是成熟而知世事的大人了,再明白不过人言可畏的道理,传谣容易辟谣难,这些年在娱乐圈见过的这样的事情其实不少。




“真想现在就公开算了。”何炅想着想着,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冲动的像个小孩子,还越想越觉得可行,越说越兴奋,“你看既然已经这样了,不如就这样打脸让他们闭嘴。”




“可别吧何老师,我已经这样了,不能连累你。”




“什么叫连累?”没想到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戳到了何炅的点,他一下子坐直身子,握着王鸥的肩膀让她看向自己,“你应该叫我什么?”




“何老师,炅炅……老公?”最后一个称呼被她用很小的声音说出来,脸不合时宜的红了起来。




“对。”何炅肯定了这个答案,“我们是要过一辈子的夫妻啊,夫妻一体,你凭什么觉得这是连累?”




“你这么聪明会想不到这件事的后果?这时候公开我们得到的绝对不是美好的祝福,他们只会因为这件事……连着你一起骂,说不定还会觉得你眼光不好。”王鸥自嘲的笑了笑。




“我眼光最好了,那么早就预订了世界上最好的老婆。我也还是有一点影响力的嘛,至少也会有那么一些人因为我改变看法……”何炅说着,终于在王鸥的眼神里败下阵来,“好啦好啦,我也知道这样效果不会好的,可是,同样的痛苦分摊到两个人身上或许就不会那么痛苦了,我至少也可以转移一部分火力,帮你分担一部分的吧,我不想什么都不做。”




“你做的已经足够了,你只要在我身边,我就已经很开心了。”王鸥回答,又黏黏糊糊的凑上去讨抱抱,何炅想也不想的抱住她,听见她在耳边说,“可我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公开,我不想与你的婚姻得不到百分之百的祝福,是不是很可笑,我明明从前从来不怎么相信所谓的天长地久,现在却迷信的想要从别人那里听到的都是对我和你的祝福。”




“不可笑。”何炅的声音听上去低沉而坚定,“这并不是坏事,要坚信这件事啊,小鸥与我一定会长长久久的。”




于是王鸥又一次小女生样儿的笑着嗔他好烦。




最终的核心主题还是变成了要让路人缘变好,真的是刚巧她戏里演过的,能让人印象深刻的都是那种长相艳丽又A又飒的坏女人,这就有点儿难办,何炅犹豫半晌最终还是开了口,“小鸥,其实可以在最能体现性格的综艺这方面下点功夫的。”




“我知道你还是觉得自己主要是演戏,但是综艺也不都是……至少《明星大侦探》是可以的吧?”




王鸥很惊讶,“谣言都已经传成这个样子了,明侦下一季还会继续邀请我吗?”




何炅非常笃定,“我说可以就可以,凭什么不可以,还是有很多人愿意看你在明侦的表现的,不然你以为大三角哪里来的?一句空话吗?”




所以《明星大侦探》第二季,王鸥不只是来了,还拥有了一期专门儿为她这个话题量身定制的主题期――《周五见》。虽然来的期数相比第一季来说是少了点儿,可她依然是这个节目的元老玩家之一,也是这个节目的团魂之一。




要说明侦这个节目里最有影响力的两个人是谁,毫无疑问的就是那两个常驻的名字,何炅与撒贝宁。




何炅与撒贝宁在第二季对王鸥的态度自然还是一如既往,甚至更好,尤其是撒贝宁,不接梗的她其实是有些无趣了,只是微笑着用眼神来拒绝和嫌弃,会让场面变得很尬,可撒贝宁还是从一而终的只对着她展露这一面,在这个节目上只撩她,尽管那一期最后撩妹变成了真的妹妹,她进了笼子以后,撒贝宁在笼子外看着她的眼睛,何炅在笼子边握着她的手,帮着她一起,把她想说又说不出来的话,大声说给所有人听。




也正是因为这两个人一如既往的态度,让一部分路人对那个事件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觉得以何炅撒贝宁的人品如果是真的不至于这样,她的状况也在一天一天慢慢好起来。




后来王鸥又接到了一个恋爱节目的邀请。




何炅:???喵喵喵。




最后她还是去了,何炅也觉得在这个节目上她能够更好的让大家了解她是个什么样儿的人,比起吃醋来这个更重要,他对她的信任远比她自己更多。




和对面说好了只是荧幕cp,私底下就是一般的朋友而已,王鸥也是想不明白何炅明明已经把自己灌成醋缸了为何还要一集不落兢兢业业的看这个节目。




何炅曰:“我家小鸥这么好看,我一秒钟也不想错过。”




你看看你看看,有了他这样好的人,她怎么可能看上其他人,怎么可能爱上除他之外的人?分明心里眼里都只剩下他一个了,被他填满了。




相信是一回事,但是不吃醋还是不可能的,这辈子也不可能的。




“给惊喜了不起啊,牵牵手了不起啊,一起做菜了不起啊?”何炅说。




王鸥凑上去亲亲她家醋缸的嘴角,结果被抓住了胳膊抱起来按在了床上,“有什么了不起,反正这件事只有我可以做。”




炅哥我怀疑你在开车并且有证据。




何炅老司机上路,第二天王鸥身子酸的像是被几十只大象一起踩过,暗自腹诽何炅这一把年纪(?)了居然体力还这么可以真是不服不行。




“冷烟花有什么了不起,完全没有我家小鸥的眼睛好看,是最亮的星星。”




这可真会聊天儿。




“为什么你总说我是星星啊?”




“因为你在我眼里就是这样的,像恒星,永远发着光,永远在那里,让人移不开目光。”




“那你呢?”




“我是行星,我在围着你转。”




“有点土了啊。”




“有吗?我可是跨越整个宇宙,才找到了我最想围着转的小恒星呢。”




“不过很有效。”








05.星河




我见过星河的流淌,也听过宇宙的呼吸。




我是盛大宇宙里一颗小小行星。




驶入星云,逃离黑洞,记录极光。




我漫步整个星河,直到遇见你。




我停下了脚步,我的目光只向着你。




只你对我有致命的引力。




我已看过银河,但我只爱一颗星。




















他们在我心中就是有这么浪漫。


上次写月亮,这次写星星



【何鸥】星河漫步

陆何:







* 是隐婚文学








我漫步整个星河,降落在尽头你怀中。








01.星云




何炅从来没有在朋友面前刻意隐瞒过他已婚的事实,当然也没有到大肆宣扬的程度。最多也就是在有人好奇问起的时候,淡淡的说上一句我确实结婚了啊。




当然正常人没事儿谁也不好奇这个,撒贝宁自然是不在此列。




何炅在《明星大侦探》上算是和撒贝宁熟起来时他正处在甜甜恋爱中,大事将近,离了镜头后整个人都冒着粉红色泡泡,经常有意识无意识的狂撒狗粮,当时还钉着注孤生标签儿的白敬亭受不了这委屈,经常是他开个头就掉头就走,两个女孩子面前撒贝宁也不太好意思这么撒狗粮,所以,他的听众常常是何炅――在后台也抱着咖啡杯,带着不温不火的笑容的何炅,是最适合的观众。




有一次他就顺口说了一句,“很快我就要体会到你体会不到的已婚人士的快乐了,想想就有点儿小激动呢。”




何炅抱着咖啡杯正喝的欢,他一向工作忙碌,咖啡几乎成了必需品,用以保持清醒,偶尔还能当暖手宝用,一举两得,这会儿喝了一小口咖啡之后放下杯子,眯起眼睛笑着看向撒贝宁,“谁告诉你我体会不到的?”




撒贝宁口干舌燥的喝水,一口就喷在了何炅帅气的脸上,然后边结巴的说着“你你你你你……”之后一蹦三尺远,纯粹是吓的。




路过的王鸥笑成了一朵花儿,赶紧走上前来从自己口袋里掏出随身携带的纸巾给何炅擦脸,何炅一时愣在原地没反应过来,手里的咖啡杯被王鸥顺势接过去然后搞他抬头擦脖子上的水,何炅边乖乖的仰头让她擦,边语气不明的说了句,“还笑,这怪谁啊?”




撒贝宁这会儿也缓过劲儿来了,走上前来先道歉,“怪我怪我怪我,我确实是不清楚嘛,一时震惊。”道完歉骨子里的好奇因子开始发挥作用了,语气里带着一丝探究的问,“何老师,这不是你也从来都没说过。您这什么时候结的婚啊?”中二少年思路广,瞬间拓宽了一个新思路,“是还在进行时对吧?”




这话一问出来王鸥的笑声似乎都停了一停。




“你也没问过啊。我可不是你,有想要到处说出来的爱好。”这话说的呛,把撒贝宁的下半句话一下子就给噎在了嗓子里,很好,这很何炅。看来答案不用问了,一定是正在进行时的婚姻没错了,撒贝宁在心里暗暗想。




何炅呛完了撒贝宁,看着他吃瘪的表情心情大好,酝酿了一下开始回答他的问题,“我结婚自然是冲着一辈子去的,从开始的那一刻对我来说余生就都永远都是进行时。”终于也能轮到我反着发狗粮了,何炅心里还有点儿小兴奋,控制不住自己又多说了几句,“撒老师你也不像是会相信网上传言的人啊,至于这么惊讶吗?这不像你啊。”




“当然惊讶啊,正是因为从来没相信过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传言所以才一直默认你是未婚啊。”撒贝宁说。“正常人骤然听到这样的消息都要惊讶的好吗?这才是正常反应。等等……”




撒贝宁语气一顿,目光从何炅身上挪到刚刚给何炅擦完被他喷在脸上的水以后就一脸看热闹的样子抱着胳膊无声无息的站在何炅身边的王鸥。撒贝宁自认一起录了几期节目,对王鸥这个人还是有着一定了解的,大概因为她是演员,所以她的惊讶反应有些时候是有些过度的,可这会儿她站在这儿,和他一同闻听了何炅已婚这个一旦放出去能震撼整个娱乐圈的消息,表情却纹丝未动。




顺便一提她是演员这件事还是后来撒贝宁请教的何炅,某主持人当时一脸惊讶的说《伪装者》你都没看过吗?赶紧去看超级超级好看的,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卖安利的粉丝。让撒贝宁觉得他有点儿人设崩塌。




“王鸥你一点儿都不惊讶的吗?”撒贝宁发出了疑问。




王鸥依旧抱着胳膊,脸上的表情看起来似笑非笑的,与何炅对视一眼之后这才回复他,“何老师结婚这件事我早就知道啊!”整个一个理所应当的语气,仿佛在说“人被杀,就会死”一样的肯定。




撒贝宁知道王鸥在这个节目里与何炅关系最好,常常在拍摄间隙两个人会讨论案情讨论的不亦乐乎,然后非常有默契的笑成一团让人觉得插入不进去,撒贝宁觉得也就是何炅不想,他要是和王鸥组个cp的话绝对比所谓的官推撒鸥有看点。




可他从来也不知道两个人的关系是好成这个样子。




“你不要一副理所应当的语气好吗?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应该知道的东西好吗,一起上这个节目,包括我,小白,鬼鬼,我敢打赌没有一个知道这件事的。”撒贝宁说。




何炅看了一眼王鸥,“我和小鸥本来关系就好,平时聊天也聊的多,我的事儿她都知道。”




“……都知道。那你们的聊天范围挺广的。”




这又是一件奇怪的地方,明明录制先导片第一次见面时何炅坐在自己身边,也和自己一样激动的心颤抖的手,甚至他还更是第一个跳起来拍着手喊王鸥王鸥,可是第一次录制结束时撒贝宁就目睹了他非常熟稔的唤她小鸥。




“小鸥。”何炅转头看向王鸥,又叫了那么一声,撒贝宁余光瞥见王鸥满脸无奈的点点头。




于是何炅就笑起来,脸上的皱纹都看起来生动雀跃了几分,他伸出手自然而然的揽住了王鸥的肩膀,以撒贝宁和他同身高的判断这个揽肩其实并不是那么舒服的姿势,可他自然的像是做过无数遍这个动作一样。




王鸥代替他笑着回答了撒贝宁的问题,“告诉撒老师也没关系的。我知道何老师结婚的原因是我就是那个神秘的他的结婚对象。”




何炅忍不住吐槽一句,“哪有自己说自己是神秘的?”却也还是笑着将她搂的更紧,“那我正式介绍一下,王鸥,我的爱人。”




撒贝宁表情已空白。








02.黑洞




何炅与王鸥在很早之前就已经结婚了,至于他们如何相遇如何相爱到如何决定相伴一生并不是个什么有趣的故事,不太值得拿出来说,单说不公开这件事是王鸥的主意,何炅也没有强烈反对,因为他对这件事是无可无不可,他的态度是如果她想那就公开,如果她不想,那就不公开。




反正他们两个人都是成熟的成年人了,虽然偶尔会在对方面前将年龄去掉后一位变成三四岁的小宝宝,可是在这件事儿上他们一向看的透彻,那就是公开与否并不会影响他们的关系,除了他们自己,不会有任何事影响他们的关系。




王鸥窝在何炅怀里,像个八爪鱼一样整个人都扒在他身上,她的嘴唇凑到他耳边,吹出的气搞的他有些痒,“我暂时不想公开。”她说,声音听上去软软糯糯黏黏糊糊的,“你太有名了啊。”说着这样的话,可她的语气听上去还是轻松愉快的,并不是什么嫉妒一类的情绪,何炅辨人情绪一向分明。




“我想做别人口中的演员王鸥啊,而不是说起来第一个想到何老师的妻子。何老师知道我的意思吧?”她微微撑起身子来,头一歪在何炅嘴角上落下一个吻。




“我知道的,没关系。”何炅抱着她的胳膊紧了一紧,手掌在她背上上下摩挲,力道恰好到让她无意识的发出舒爽的闷哼声,何炅满意的眯着眼睛笑起来。




“我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如果何炅那时候知道后来会发生什么,他一定不会那么草率的就顺了她的意思不公开。




何炅那天其实很忙,忙到没有时间怎么看手机,事情也是很后面的时间才知道的,他忙完了让人帮忙拿手机打算放松一下时敏锐的注意到了身边的人一言难尽的表情。他的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是我家里出事了……?”他试探性的发问,那个人摇头,递手机的动作微微顿住,又点了点头。




何炅愣了片刻,想着自己拿到手机才能看到的,与自己息息相关的那些事,试探性的把其中最有可能的问出来,“是小鸥的事吗……”




那个人匆匆忙忙的点点头,把手机往他手里一塞,语气听上去很慌,“何老师你可千万别生气啊。”然后就像还有什么活儿要等着他做一样脚步匆匆的就走了。




能有什么事呢?何炅解锁手机屏幕的时候还在想着,王鸥呢也就是个还不算火的小演员,平时也是一心琢磨着自己的演技,在剧组也就是个谁都不得罪的性子,好好的拍戏能出什么大事儿呢?




他的手指微微一顿,随便一搜索王鸥的名字,相关的词条与内容都令他心惊,手指不自觉的抖了起来。




问题,还真就是因为她是个还不算火的小演员,所以,随随便便什么人什么事就可以让她牺牲掉了。




“回家去。”他当即拍板做了这个决定,归心似箭,想着自己都已经这么难过了,那个傻姑娘看到这样的言论,还不知道要难过成什么样子。




他只是稍微想象了一下她的难过,就悲伤的不能自抑,一向为人和善的主持人也失了平常心。只想着快一些,再快一些,赶到她身边。




他带着一身风尘进门,王鸥只是看上去没什么大问题,给他开门还撑起一抹笑来,可她通红的眼眶和凌乱的头发却逃不过何炅的眼睛,他拧着眉头看她,“小鸥,在我面前,可以不需要这些的。”




于是王鸥卸下所有伪装一头撞进他怀里,何炅勉强稳住身形,低下头看着怀里只露出头发的那颗脑袋,她的手指紧紧的揪着他的衣角,眼中源源不断涌出的眼泪打湿了他的衣服,可他毫不在意。只是将手掌落在她背上,轻轻的拍,低声的哄。




“小鸥,我在呢。”只有这么一句,也就够了。




那一天何炅皱着眉头坐在床上刷微博,一向温和的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老好人形象的他居然也爆了粗口。“他怎么就不考虑考虑你,万一你有婚姻呢,要不是你老公是我,你今天很可能就要遭受爱情事业的双重打击。他妈的他如果想知道答案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他,这些事儿我知道的最清楚了,那对儿早他妈离了。”




“我没办法。”王鸥说。“他们都在骂我。”




她是真的没有什么办法,是事业刚刚有一点起色就被人拿着大炮轰下来的程度,她也就是个小演员,真正出现在大众视野里也没那么几年,所谓的粉丝也并没有多少死忠,现在还能帮她说话的,要么是真粉丝,要么是在明侦上圈的一批团粉,那两家哪家她都得罪不起,就像茫茫大海里的一朵小浪花,无声无息。甚至王鸥怀疑比死忠粉她甚至比不过放出这个消息的胡说八道的那个人。




“都这个字就用的不是很准确。”何炅突然开口,然后他又拿起手机,将那些评论一条条看过去,然后把正面的,积极的一条条挑出来读给她听,这实在是一项费力的工作,因为同时还要压着火气去看到那些不想看到的说话难听的评论。




“小鸥。”何炅叫了她一声,“你看,如果你看到有一个人在骂你,那么与此同时就有九十九个人在爱你,你这样说,是不是对这些爱你的人不太公平呢?”




“哪有1比99这样的比例?”




“有的啊,你不相信你老公以一顶百吗?”




何炅与王鸥当然是有婚戒的,平日里出门就放在床头的柜子里,这会儿何炅下床翻出来,单膝跪在床边牵起她的手,“忘了吗,需要我将那时候的话再说一遍给你听吗?”




“我想听……”王鸥忽然落下泪来,声音也变得低了下去。




何炅毫不在意,他握着她的手,表情一如既往的深情而温柔。




他将自己当初求婚时说过的话几乎是一字不落的重复了一遍。








03.恒星




“这件事我计划了好久了,虽然这种时候大概应该说我爱你之类的,不过我还有别的话想说,从我们开始到现在一直怀抱着满心纠结的我的小朋友,由着我拼了命的撞南墙的性子在向你靠近的路上越挫越勇,我始终也还记得你曾经说会因为我的温柔心动,想要维持着这样的形象却不由自主的沦陷,可又害怕有一天我会停止向你而来攀登的脚步。




如你所愿,我到今天也没有停止脚步。




从第一天开始你问过很多类似的话,大概就是现在这样以后会变怎么办?我不知道要怎么告诉你才能让你相信我不会变,永远不会。就像现在,你大概可能会问,现在我给你带上戒指,万一以后不在一起了怎么办?是啊,怎么办呢,我也忍不住在想了。我知道我不会后悔,可我不想让你再哭着和我说你后悔了。我给出的是承诺不是戒指啊,如果有让你难过的事情,哪怕那件事是我自己。我也会尽量远离你的。……别看我现在这么说,要真有那么一天,大概还是会有食言的风险,南墙我还没撞够。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很爱你。




从真的发觉我喜欢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隐隐约约在想,我要一辈子都对这个女孩子好。想要让她一直一直这么开心下去。想要让她一直这样闪闪发光,一直做我的宝贝。




这一点我可能做的不够好,有时候我也会让你不开心让你难过甚至还惹哭你,不过以后我还会继续加油。




我想要一直在你身边这样喜欢着你,我很少做出这样牵涉到永远的决定,因为那听上去很不靠谱,可是我想要只要你需要,向前看向后看向左看向右看,就能看到我。




你还记得我们一起看过的那个问卷吗,那个问题我记得很清楚,如果明天世界末日宇宙崩塌,你会用剩下的时间做什么?




我的回答永远不变,如果明天世界末日宇宙崩塌,我一定会放下所有我手头正在做的事情不顾一切的赶到你身边,人总要有任性一下的机会,我会用剩下的二十四小时一千四百四十分钟来填补我们注定将辜负的未来所有的空白。




小鸥,如你所愿,如今我也并没有停止向你攀登的步伐,想要将喜欢你这件事做到从一而终。




你是我的梦,是我的灵魂,是我仰望的天空中永远放光的小恒星,是我永远不必考虑就选择的最优解。




我永远是爱你的,如果你还是没办法相信这句话,那我愿意在每一天都将它重复给你听,我爱你小鸥,嫁给我好吗?”




这是何炅求婚时说过的话,当时他突然从口袋中掏出戒指单膝跪下来,将这些话一字一句的说出来,王鸥从来也没见过有谁能在求婚的时候说这么长一串的,毕竟紧张时容易忘词,一般也就是最后那一句“嫁给我吧。”就足够了。




何炅的时长甚至让王鸥有些担心他的膝盖。




过程中她一直在不停的落泪,何炅也哭了,毕竟他一向是个小哭包,说着说着就不自觉的流眼泪,于是王鸥含泪又带笑的伸出手,何炅握住她的手起身,郑重其事的将那个闪亮的银环儿戴上她的手指。




“你哭了。”王鸥拥抱他,在他怀里说出了这个既定事实。




何炅又好气又好笑,拍了拍怀里的人,语调故意凶巴巴的对她说,“那你可不许说出去,我不要面子的吗?”逗的王鸥笑出声来。




王鸥知道何炅的记忆力一向是很好的,毕竟他是个专业能力过硬的主持人,有过多年的主持经验,经常出没于各种节目上应付各种意外状况,为了不出现卡壳的悲剧,长长的主持稿有时候都会在家里自己完完整整的顺一遍,王鸥没在拍戏的闲暇时光就会做他唯一的观众,顶着千百年如一日的一张小迷妹的脸,带着笑意看着这些场独家节目。




可是今天这件事似乎就不只是记忆力的问题了,何炅单膝跪在王鸥床边,将当初他向她求婚的长长的求婚誓言,不能说一字不差,但是也和王鸥记忆中的那段话没有差太多,这并不是一个需要背下来以备不时之需的他长长的主持稿,这不是他需要那么刻意的记住的东西,那就是永远存在于他心里的东西,此时此刻,他再次将他的心掏出来给她看,不带一丝防备的,赤诚的,爱着她的心。




王鸥像第一次一样伸出手来,被何炅稳稳的接住,将那枚大小正合适的指环第不知道多少次的戴在她手指上,再执起来轻轻一吻。




“忘记了吗小鸥,我永远是爱你的,记好了哦。”




“你好幼稚啊……”王鸥低声吐槽他,却把自己整个人送到了他怀里。




“小鸥啊,”何炅嘴角勾起一抹笑来,“太过分了吧,当初明明是你爱我这副样子爱的死去活来的,现在都变成老夫老妻了就变成幼稚了,过分了。”




幼稚的要命,也可爱的要命。




真好,真好,这么好这么可爱这样有温度的何炅是属于她的,可以拥抱可以触摸到可以爱他可以被爱。




她遇见的是世界上最好的爱情。




“好的呀好的呀,我也永远是爱你的。”王鸥回答。




“会好起来的,”何炅最后斩钉截铁的说,“我会一直陪着你等到这一天。”




“好哦,说好了就不许反悔啦。”王鸥这样说着,伸出手要去勾他的小拇指拉勾勾。




名为何炅的总觉得我是发光小星星的三岁小朋友,你到底知不知道在我这里你才更像是一颗小恒星啊。有永恒的温度和无尽的温柔,永远在我身边,永远会这样抱住我。




闪闪的,发着光。




发着光,照亮我。








04.行星




王鸥思来想去,这件事也没什么特别好的办法。很厉害很厉害脑子里有无数点子的何炅此时此刻也想不到什么特别好的方案,两人都是成熟而知世事的大人了,再明白不过人言可畏的道理,传谣容易辟谣难,这些年在娱乐圈见过的这样的事情其实不少。




“真想现在就公开算了。”何炅想着想着,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冲动的像个小孩子,还越想越觉得可行,越说越兴奋,“你看既然已经这样了,不如就这样打脸让他们闭嘴。”




“可别吧何老师,我已经这样了,不能连累你。”




“什么叫连累?”没想到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戳到了何炅的点,他一下子坐直身子,握着王鸥的肩膀让她看向自己,“你应该叫我什么?”




“何老师,炅炅……老公?”最后一个称呼被她用很小的声音说出来,脸不合时宜的红了起来。




“对。”何炅肯定了这个答案,“我们是要过一辈子的夫妻啊,夫妻一体,你凭什么觉得这是连累?”




“你这么聪明会想不到这件事的后果?这时候公开我们得到的绝对不是美好的祝福,他们只会因为这件事……连着你一起骂,说不定还会觉得你眼光不好。”王鸥自嘲的笑了笑。




“我眼光最好了,那么早就预订了世界上最好的老婆。我也还是有一点影响力的嘛,至少也会有那么一些人因为我改变看法……”何炅说着,终于在王鸥的眼神里败下阵来,“好啦好啦,我也知道这样效果不会好的,可是,同样的痛苦分摊到两个人身上或许就不会那么痛苦了,我至少也可以转移一部分火力,帮你分担一部分的吧,我不想什么都不做。”




“你做的已经足够了,你只要在我身边,我就已经很开心了。”王鸥回答,又黏黏糊糊的凑上去讨抱抱,何炅想也不想的抱住她,听见她在耳边说,“可我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公开,我不想与你的婚姻得不到百分之百的祝福,是不是很可笑,我明明从前从来不怎么相信所谓的天长地久,现在却迷信的想要从别人那里听到的都是对我和你的祝福。”




“不可笑。”何炅的声音听上去低沉而坚定,“这并不是坏事,要坚信这件事啊,小鸥与我一定会长长久久的。”




于是王鸥又一次小女生样儿的笑着嗔他好烦。




最终的核心主题还是变成了要让路人缘变好,真的是刚巧她戏里演过的,能让人印象深刻的都是那种长相艳丽又A又飒的坏女人,这就有点儿难办,何炅犹豫半晌最终还是开了口,“小鸥,其实可以在最能体现性格的综艺这方面下点功夫的。”




“我知道你还是觉得自己主要是演戏,但是综艺也不都是……至少《明星大侦探》是可以的吧?”




王鸥很惊讶,“谣言都已经传成这个样子了,明侦下一季还会继续邀请我吗?”




何炅非常笃定,“我说可以就可以,凭什么不可以,还是有很多人愿意看你在明侦的表现的,不然你以为大三角哪里来的?一句空话吗?”




所以《明星大侦探》第二季,王鸥不只是来了,还拥有了一期专门儿为她这个话题量身定制的主题期――《周五见》。虽然来的期数相比第一季来说是少了点儿,可她依然是这个节目的元老玩家之一,也是这个节目的团魂之一。




要说明侦这个节目里最有影响力的两个人是谁,毫无疑问的就是那两个常驻的名字,何炅与撒贝宁。




何炅与撒贝宁在第二季对王鸥的态度自然还是一如既往,甚至更好,尤其是撒贝宁,不接梗的她其实是有些无趣了,只是微笑着用眼神来拒绝和嫌弃,会让场面变得很尬,可撒贝宁还是从一而终的只对着她展露这一面,在这个节目上只撩她,尽管那一期最后撩妹变成了真的妹妹,她进了笼子以后,撒贝宁在笼子外看着她的眼睛,何炅在笼子边握着她的手,帮着她一起,把她想说又说不出来的话,大声说给所有人听。




也正是因为这两个人一如既往的态度,让一部分路人对那个事件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觉得以何炅撒贝宁的人品如果是真的不至于这样,她的状况也在一天一天慢慢好起来。




后来王鸥又接到了一个恋爱节目的邀请。




何炅:???喵喵喵。




最后她还是去了,何炅也觉得在这个节目上她能够更好的让大家了解她是个什么样儿的人,比起吃醋来这个更重要,他对她的信任远比她自己更多。




和对面说好了只是荧幕cp,私底下就是一般的朋友而已,王鸥也是想不明白何炅明明已经把自己灌成醋缸了为何还要一集不落兢兢业业的看这个节目。




何炅曰:“我家小鸥这么好看,我一秒钟也不想错过。”




你看看你看看,有了他这样好的人,她怎么可能看上其他人,怎么可能爱上除他之外的人?分明心里眼里都只剩下他一个了,被他填满了。




相信是一回事,但是不吃醋还是不可能的,这辈子也不可能的。




“给惊喜了不起啊,牵牵手了不起啊,一起做菜了不起啊?”何炅说。




王鸥凑上去亲亲她家醋缸的嘴角,结果被抓住了胳膊抱起来按在了床上,“有什么了不起,反正这件事只有我可以做。”




炅哥我怀疑你在开车并且有证据。




何炅老司机上路,第二天王鸥身子酸的像是被几十只大象一起踩过,暗自腹诽何炅这一把年纪(?)了居然体力还这么可以真是不服不行。




“冷烟花有什么了不起,完全没有我家小鸥的眼睛好看,是最亮的星星。”




这可真会聊天儿。




“为什么你总说我是星星啊?”




“因为你在我眼里就是这样的,像恒星,永远发着光,永远在那里,让人移不开目光。”




“那你呢?”




“我是行星,我在围着你转。”




“有点土了啊。”




“有吗?我可是跨越整个宇宙,才找到了我最想围着转的小恒星呢。”




“不过很有效。”








05.星河




我见过星河的流淌,也听过宇宙的呼吸。




我是盛大宇宙里一颗小小行星。




驶入星云,逃离黑洞,记录极光。




我漫步整个星河,直到遇见你。




我停下了脚步,我的目光只向着你。




只你对我有致命的引力。




我已看过银河,但我只爱一颗星。




















他们在我心中就是有这么浪漫。


上次写月亮,这次写星星



她是风和月 摇曳生姿 那一袭华彩

留一色身影 风华绝代

呵🙃大过年的我不该生气,但是还是控制不住,昨天半夜上个热搜被恨骂,今天热搜前几全是明星有几个疫情的?咋就没人骂了呢?就知道挑软柿子捏是吧!心疼鸥姐,希望鸥姐以后能别在遇到这种事了!

陆何:

不知道新年特辑的撒鸥和何鸥怎么这么好磕

p1一如既往闹起来的撒撒一边说着不要挡住我的路一边冲向红包树,可他的目标太明确了,一直都是冲到她面前然后说你挡了我的路,然后两个人纠纠缠缠的半天,鸥还娇嗔的问他干嘛,后来撒撒幼稚鬼一样,鸥鸥还指给他看说那个才是红包

p2拥抱庐山真面目揭晓,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要抱,因为你们拿到了金条所以是天选cp吗?看预告还以为是难得的煽情戏码,抱得一脸认真,结果你告诉我你们两个抱抱就是因为这种破事(?)不愧是你啊撒,你鸥都没准备好结果还是回应了这个突如其来的抱抱。

p3p4我真的磕到了,我不知道要怎么形容那一瞬间我的震动,现场所有人都把红包给了鬼鬼,甚至包括鸥鸥自己的88,因为她是团宠。可她分明也是一个女孩子啊。

所以在所有人都把红包给了鬼鬼以后,撒撒故作尴尬的纠结半天,然后毫不犹豫的转向身边,我的给你吧,没有舍不得,也没有其他的犹豫心情,就像他觉得那个想和家人吃一顿饺子和想要看极光的浪漫愿望应该属于小鸥这样的女孩儿而自作主张的因为一个谐音梗把养猪这个愿望分给了晨。

晨:我不想养猪(…)

撒: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他从来都是宠她的啊,另外那个小女孩儿有别人宠了,连你也去了,可我只有这个金条,那就给你吧,如果你要去宠别人,那就让我来宠你吧,我当然不会舍不得,你看你得到的比他们都多,所以我当然也会补充上那句“两个女生都是我们的团宠”,尽管在这一瞬间,愿意宠你的只有我,称不上团,可我这个男人真棒,我可以以一顶百当成一个团来宠你,金条比所有红包都好,不是吗?

我还是要告诉你你也值得啊,好好的女孩子养什么猪,极光和家人才是我心中应该属于你的愿望啊。

“对你的偏爱太过于明目张胆。”


不得不说,难得有一次的撒撒让我觉得,他这样摆在明面上的偏爱,会让我觉得rio,觉得好磕,不是入戏,不是其他冠冕堂皇,我来宠你。




 p5怕她不方便扶着她下来,p6走着走着又走到了一起。

“在无人的角落里,有更多浪漫秘密。”

p7p8的小何笑死我了,你到底为什么会觉得长高10cm会是小鸥的愿望啊!她长高10cm你怎么办(?)所以明侦有群是实锤了对吧?想不到你鸥抢红包还是非,另外…看小何把何鸥两个字写在一起我怎么就觉得这么好!

p9p10所以还是宠的,多出的一个红包的权利给你,因为你是我们这里最厉害的女孩子。没有明目张胆,可是这样可以顺理成章理所应当。







鸥姐去那个什么闺女真的ok吗?她妈妈能给力吗?有点担心,想看又不敢看的感觉!还不如多去几趟大本营呢😂有何老师安心!